<tbody id='tefhbbtm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lnr1tgpj'></small><noframes id='g6ilc9gl'>

  • 老家的味道

    来源:本站作者:站长发布时间:2020-10-05 11:20

     

    提起老家的味道,味蕾的记忆就像皱纹,年龄越大越深刻。 好像吃,就能锁住游子们的所有乡愁。 比如我漂泊在外的几个老舅,我去看他们,他们总是对着价值不菲的礼物嗔怪说,憨子,你花这冤枉钱弄啥?啥时候想舅了,就带点咱自己家的东西来。 话语中,透露着老舅对我花钱的心疼和他对老家食物的钟爱。 于是,我再去看他们范文,红薯、粉条、咸食、扁垛、丸子、红薯松饴等便成了他们的最爱。 记得那年冬天我出差路过西安,给小舅带了几斤银条和两瓶杜康酒。 可把小舅高兴坏了,他特意在家摆上酒场铁凝散文,邀来几个要好的同事炫耀说,这是俺外甥带来的洛阳老家的味道,都尝尝!老家的味道!这是我头回听人这么说。 那么,什么才是老家的味道呢?我想。 记得当年一个台湾老兵回乡探亲,家人为表久违了的思念和牵挂,孙男嫡女们像众星捧月一样,特意请他去市里最高级的饭店吃住,再到几个景点看看。 可老人固执地非要在家吃住。 他动情地说,山珍海味不是饭,高楼大厦不是家,能让我在家吃住再到村里走走看看,我这心才算真到家了。 看来,老家的味道,不仅仅只是味蕾上的记忆铁凝散文,在人们心底涌动着的铁凝散文,还有老房子老院子,以及那漂浮在房顶上的袅袅炊烟、皂角树上的老鸹窝、老槐树下的石碾盘、母亲叫儿吃饭的呼唤、靠墙蹲着的晒暖儿、说着笑着吃着的饭场聊天儿……比如我,在村里盖过两次房搬过两次家,从来就没离开过生我养我的这块土地。 然而,多少个夜晚,我总是梦到老家。 门街的老槐树、大车门、临街屋、牛棚、过厅、厢房、上房,后院里的枣树、猪圈、椿树等。 梦里老家,依然清晰可见。 缅怀老屋,想我慈祥的爷爷,想我慈祥的奶奶,想吃奶奶做的烙饼和酸菜,想大家族的亲情,想老屋里的温馨……此刻,我多想唤回我已经作古多年的奶奶,对她说:您再用锅头鏊子翻火劈儿,给孙儿烙张千层油馍吃吧
    铁凝散文 描写初冬的散文 散文小说
      <tbody id='u00aobqc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sz5v1mwn'></small><noframes id='tu7fasy8'>

      <tbody id='7fhn9nfy'></tbody>

  • <small id='u9o2kw80'></small><noframes id='7erxe4z0'>